59194345

中国执业兽医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动物诊疗>猪病

非洲猪瘟防控风险点评估与控制

日期:2020-01-10 11:28:06
非洲猪瘟(ASF)是由非洲猪瘟病毒引起的家猪和野猪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临床上以脾脏高度肿大、脏器组织出血、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为特征。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其列为须通报动物疫病,我国将其列为一类动物疫病。该病对养猪业危害极大,是全球养猪业的“头号杀手”。ASFV 基因组大、结构复杂、容易变异,导致疫苗研制难度大,目前无疫苗可用。病毒在环境、血液、粪便、肉制品和污染物中存活能力强;传染源多,传播方式复杂,感染途径广泛,感染后的潜伏期长,传播能力强。基于上述特点,ASF 难防、难控、难清除;ASFV 生命力强、抵抗力强、传播力强。

1

非洲猪瘟防控风险点

按照生猪流通路径分为:养殖环节、运输环节、屠宰环节和生产加工流通环节,再加上与每个环节息息相关的无害化处理环节,这五个环节构成防控非洲猪瘟的“主战场”。

1.1 养殖环节 我国生猪养殖模式是规模场+ 散养户相结合,以规模化养殖场为主,主要风险点是生物安全水平低,体现在养殖场管理不到位、防疫设备陈旧、消毒不彻底、饲料配方杂乱、出猪通道设计不合理,以及对人流、车流、物流和猪流的控制不严格,是非洲猪瘟病毒侵袭和扩散主要对象。

1.2 运输环节 由于我国一线城市猪肉市场常年存在供应缺口,省外、市外调运路线复杂,部分企业生猪产品也销往全国各地。因此运输环节的主要风险点是猪肉产品的调运和生猪运输车。

1.3 屠宰环节 生猪屠宰是连接生猪产销的关键环节,是高风险物流、车流和人流的集散地。车辆、人员穿梭于屠宰场和规模场之间,极易使病原产生交叉传播。养殖场户发生ASF,可以迅速采取扑杀、消毒和无害化处理等方式消灭传染源,而屠宰场则可通过运输等方式,向更多场点继续散播病毒,极易导致区域性扩散,危害极大。屠宰场传播是当前ASFV 扩散蔓延的主要风险路径之一。

1.4 生产加工流通环节 因ASFV 可在冷鲜肉、冻肉或者未完全煮熟的猪肉制品中存活数月,一旦污染猪肉及其制品,则会通过销售、泔水等途径向外传播,导致疫情发生。如果此环节的风险管理被忽视,那么极易造成疫情扩散。

1.5 无害化处理环节 生猪无害化处理环节是ASF 防控的重要环节之一。各区市县所辖涉农乡镇(街道)均应配备无害化处理井,对各乡镇(街道)病死畜禽、染疫动物等进行统一收集、集中处理,是病死和染疫动物的集中地。动物无害化收集车辆和人员流转于养殖场、收集点、无害化处理场之间,一旦消毒不到位或者工作疏漏,就会出现较大的传播疫病风险。因此无害化处理环节也是当前ASF 防控值得关注的风险路径。

2

非洲猪瘟防控风险点控制

2.1 明确属地责任、注重联防联控是防控ASF 的头等要务 非洲猪瘟防控不能仅靠农业部门,需要市政府牵头, 各地区、多部门联防联控。

2.2 提高生物安全水平是养殖环节防控ASF 的坚实壁垒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调查,存栏小于100 头的散养户,其暴发ASF 的比值比(OR 值)为0.81, 说明风险很低。一旦发生疫情,可以迅速扑灭,损失较小;存栏大于100 头的大户或规模场,OR 值大于20,存栏1 万头以上的猪场甚至能达到411,说明危险因素较高,一旦暴发ASF,损失较大。因此养殖环节防控ASF 应侧重对规模场的防护。

养殖场(户)要严格落实动物防疫主体责任,采取封闭管理措施,重点围绕“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两大环节,仔细查找每个环节的生物安全风险点,结合养殖场实际,建立健全各项动物防疫制度,改善防疫设施设备,建立自有物流体系,建设生猪和饲料短驳接运中转站。同时,加强环境控制,定期对猪场及周边环境进行消毒;做好灭鼠、灭虫(苍蝇、蚊子、软蜱等)、防鸟工作;场内禁止饲养犬、猫;定期对水源和投入品进行病毒监测。

2.3 彻底的消毒屠宰环节是斩断ASF 传播的尖刀利器 屠宰场连接着生猪和猪产品、买方和卖方、车辆和人员, 占据ASF 防控的C 位。屠宰场应采取ASF 自检、官方兽医监管、屠宰检疫等相关制度和措施。

2.4 禁止泔水喂猪、合理收处餐厨剩余物是生产加工环节阻止ASF 传播的强弓硬弩 ASFV 进入猪体内会有一段空窗期,在此期间,并不能在血液中检出ASFV,感染猪也没有临床症状,因此,以现有的ASF 防控措施,并不能阻止感染猪流向屠宰场,进而流向生产加工环节。如果屠宰环节的动物源性产品和生产加工环节的餐厨剩余物流进养殖场,将会导致ASF 疫情的发生和传播。禁止泔水喂猪,合理收集、运输、处理和利用餐厨剩余物,加强宣传才是生产加工环节防控ASF 传播的科学手段。

2.5 研发疫苗只是权宜之计 ASF 从1921 年被发现至今,将近100 年的时间全世界都没有研发出ASF疫苗,这是有原因的,ASFV 基因组大,免疫逃避机制复杂,利用天然分离或毒力基因敲除的ASFV 致弱毒株开发减毒活疫苗工序复杂。即使研发出弱毒非洲猪瘟疫苗,在使用的过程中是否会出现毒力增强?稳定性如何?缺失的基因能否在自然环节下重组?检测能否区分疫苗抗体和野毒抗体?这都是未知问题,而现有的情况只是广大群众热切希望能够有ASF 疫苗来对抗ASF 疫情,并不是科学的观念。

2.6 非免疫无疫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一旦ASF 疫苗研发成功,全国推广使用,我们的免疫程序中又多出一项,造成的成本增加、野毒进化、国际贸易影响将会长期存在。养殖产业最佳的终极目标是非免疫无疫,净化才是最好的手段。

来源:《兽医导刊》杂志第1期

作者:任钰峰 胡永倩 赵怡雯 李广焱 李瀚霆/ 辽宁省大连市现代农业生产发展服务中心


京ICP备13017971号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业农村部北办公区20楼001室

版权所有 电话:010-59194345Email:zgzysyw@126,com